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4日,记者从海南省检察院第一分院获悉,该院指控省海洋与渔业厅渔业捕捞处原处长林中兴涉嫌受贿,已在4月3日向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机关指控,2001年至2012年,林中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在获取渔业船网工具指标、开展渔业养殖经营、办理渔业捕捞许可证等方面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他人收受多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应以受贿罪追究刑事责任。

520)this.width=520;”>
“我早就想远离权力,想早点结束这一切,所以我选择了提前申请退休。”54岁的林中兴在最后陈述中,这样向法庭陈述道。2014年6月17日上午,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渔业捕捞处原处长林中兴涉嫌受贿案在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检方指控,被告人林中兴在担任渔业捕捞处处长等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办理渔业渔网工具指标、巴非蛤贝增养殖、渔船捕捞许可证变更等审批工作中,多次收受他人贿赂人民币285.3万元,美元1万元。据悉,林中兴当庭自愿认罪,法庭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庭审现场“诚恳认罪,希望从轻处罚”
17日上午8时许,海南一中院第五法庭的旁听席上,已经有十多位旁听人员早早赶到现场。
10分钟后,审判长宣布开庭,一位有些秃顶的中年男子缓步走入法庭,他穿着灰色T恤,淡色牛仔裤,脚上一双布鞋,他身后是几名法警。旁听席上的几名女士有些抑制不住情绪,其中一名穿条纹上衣的女士眼圈一红,用纸巾抹着眼角的泪花。
中年男子就是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渔业捕捞处原处长林中兴。
“我在自己50岁之际,提前申请退休,就是想早点远离这个我感到疲惫和愧疚的岗位,纪委找我时,我也全部坦白交代,一无保留。我有愧于我的家庭,孩子还小,抚养孩子的重担将落在我爱人身上,我的事情可能会影响到我的孩子,这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或许是他们的一生。”林中兴在法庭中陈述,他愧对组织的培养和信任,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他主动交代受贿犯罪事实,积极诚恳自愿认罪,还同时检举其他犯罪行为。他还诉称自己身体有糖尿病和高血压等疾病,希望法庭从他的家庭情况和认罪情况等因素综合考虑,从轻处罚,在处理房产时,能顾及其年幼的孩子。
据悉,林中兴有一个6岁的女儿和一个5岁的儿子。据旁听庭审的林中兴的侄子透露,亲人现在都很难过,他只希望叔叔能早点回到家庭中来,因为堂弟堂妹的年龄还小。
检方指控捕捞处长捞钱290多万元
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林中兴在担任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捕捞处处长等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办理渔业渔网工具指标、水产增养殖、渔船捕捞许可证变更等审批工作中,多次收受他人贿赂人民币285.3万元(含一套1.5万元的沙发),美元1万元。
林中兴,1959年生,广西富川人。2000年9月至2005年8月,其任省海洋与渔业厅渔政管理处副处长、处长;2005年8月至2010年11月,任海南省渔业厅捕捞处处长。2010年11月,办理提前退休。
据了解,海南省海洋渔业系统20多名官员因涉及贪腐窝案,此前分别被查处。
庭审中,林中兴称,他1975年参加工作,工作30多年来,早已厌倦了名利场,他早就想退出,所以提前申请了退休。
林中兴的亲友想不到,“告老还乡”三年多的他,在2013年8月27日被刑拘,同年9月被执行逮捕。“林的落马,是因为他牵涉了该系统相关受贿窝案。”据了解,林中兴在案发时,曾接受省纪委调查。
2013年11月,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林中兴被立案检查。2014年4月4日,林中兴因涉嫌受贿被检方提起公诉。
罪恶之手 多次“帮忙”狂收好处费
2005年,林某生找到林中兴要求帮助获取渔业船网工具指标,承诺给好处费。2006年上半年,林中兴介绍文昌渔政渔港监督管理站站长卢章雷帮助获取报废渔船功率,卢章雷在文昌找到报废渔船功率7134千瓦。之后,林某生以其成立文昌东某海水产公司名义,利用该报废功率成功申请渔业渔船网工具指标。
为兑现好处费,2006年7月至2007年9月,林某生先后将123万元转入林中兴指定的帐户。
2007年6月,林中兴又帮助林某生申请渔业渔船网工具指标,单笔收受林某生70万元、美元1万元。他们说好,每申请取得1千瓦功率,好处费300元左右。期间,林中兴找到三亚渔政管理处办公室主任黎某慧,林帮东某海公司批准了1860千瓦功率的渔业船网工具指标。
据悉,检方同时指控,2006年8月至2012年7月,林中兴先后收受渔民钟某六20万元、水产养殖公司法人代表吴某辉30万元、渔业公司老总陈某德15万元、渔业公司老总盘某明7万元,三亚某水产公司老总2万元及白马井渔业协会会长林某8000元。
生财有道为儿女摆满月酒每次收万元红包
2006年7月,琼海海某捕捞公司向省渔业厅申请渔业船网工具指标,用于造船。同年8月,林中兴签批,省渔业厅给该公司批准了8艘渔船的渔业船网工具指标。后来,为了办理船舶登记证书及由陵水迁往儋州的变更手续,捕捞公司老板邢某又找林中兴帮忙疏通关系。
为了感谢林中兴的长期关照,邢某总是不忘感谢。2007年10月的一天,林中兴给女儿摆满月酒,邢某在耀江花园林中兴家中送给林1万元现金。两年后的4月,林中兴的儿子又满月了,在吃满月酒时,海口市海秀路京某酒店,邢某又塞了1万元给林。
据悉,林中兴被控先后收受邢某现金16万元。2007年2月,听说林家装修新房,邢某买来一套价值1.5万元的沙发,送给林中兴,林很快笑纳。
法庭辩论“摆满月酒收礼金和退休后收礼不算受贿?”
案发后,被告人退赃10万元,涉案3套房产已被冻结。
记者注意到,在四个小时的庭审中,法庭调查、举证质证、法庭辩论都有序进行。庭审中,控辩双方就摆满月酒是人情往来还是受贿、退休后所收的钱财是否属于受贿等进行了辩论,辩护人建议法庭考虑相关主动检举立功情节,对被告人从轻处罚。检方认为,被告人有坦白情节。
被告人林中兴称,其儿女摆满月酒,朋友送的礼金不能认定为受贿。邢某儿子考大学时,他还送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朋友买的沙发也是正常的人情往来。2012年6月至7月间,林某生送给他美元1万元,陈某德送给他15万元,而他早在2010年11月便退休了,双方并未明确请托事项和承诺,不构成职务犯罪。海德路的房子,是女方婚前买的。但是,被告人和辩护人的说法,均遭到检方的驳斥。
在最后陈述阶段,已近中午12时,林中兴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叠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忏悔。他戴上眼镜,向法庭说起自己的内心感受。
旁听席一直鸦雀无声。前排座椅上一位穿条纹T恤的女士,一直表情凝重,在开庭期间,她多次以泪洗面。据知情者称,这位女士就是林的爱人。法庭后,林中兴和妻子隔着一排座椅,短暂交流。
“什么时候上诉?”女人问道。“还没判决,没到那个程序。”林中兴回答。这是两人庭审后短暂的对话。
据悉,法院将择日宣判。(记者&nbsp王忠新&nbsp通讯员&nbsp刘佳&nbsp摄影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