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产业资本有多远

连企缘何艰难生长

记者了解到,目前,我国种子行业的集中度很低,排名前10强的种企仅占国内种子市场13%的份额,而美国前20家种子企业垄断了其70%的市场。此外,国内登海种业、隆平高科、敦煌种业、德农、丰乐等5家种业上市公司的销售总额,也远不及国际种业巨头美国“孟山都”一家的销售额。

图片 1

不仅如此,业内人士表示,没有产业资本介入,种企只能靠自身单打独斗,也使得大连种业迟迟未能走上快车道。“近期,确实有上市公司、央企、甚至来自法国的风投跟我们洽谈合作、投资乃至收购事宜,不过,他们开出的条件大多比较苛刻,对于我们公司自有知识产权的估价不足,所以,很难谈成。”大连盛世种业有限公司内部人士透露,在利好政策刺激下,国内种业逐渐成为资本的追逐对象,不过,两者之间的“联姻”,似乎还需要更多的了解和磨合。

“我们公司是在2006年成立的,当时注册资本600万元,到2012年7月份,公司需要重新审验资质,这就需要增资迈过门槛,幸好,多年的积累让我们具备了这样的实力。”宫贤奇介绍。

“种业是我们重点考虑投资的一个领域,去年,”同创艾格”就投资了两家国内种子企业。一个种企是否值得投资,我们要考察很多因素,比如,这家种企的规模、技术背景、研发能力、市场营销能力、财务能力以及未来前景等等。目前,大连尚没有种子企业进入到我们视线,不过,我们对大连种业很感兴趣,预计在4月份可能来连考察。”唐忠诚表示,产业资本介入种业的方式有很多,可以直接投资,也可以合作,或者协调组织相关种企联合做大。

“目前,大连已经有10多家种子企业被淘汰出局了。”谢辉表示,由“种业新政”引发的行业洗牌将在2年内完成,届时,大连将有5~6家种子企业达到注册资本3000万元的门槛,通过省级审批。此外,还会存活下来一定数量的县市级审批的种企,但大部分中小种子企业会被淘汰。

最近,宫贤奇的心情非常轻松,作为大连致泰种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他的公司在去年7月份就通过了“从事种子育、繁、推一体化业务的种业公司要求注册资本在3000万元以上”的这道门槛,对他来说,接下来将是一个做大做强的机会。

被3000万挡在门外

“确实有一些种企未能通过3000万门槛而出局。”同样率先通过重新审验的大连盛世种业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金州新区就有这类种子企业。此外,还有一些种企未到重新审验年限,所以,最终的生死还未揭晓。

“大连有大大小小100多家种子企业,其中,注册资本500万元以上的有11家,目前,迈过3000万元门槛的只有3家。”大连市种子管理站站长谢辉表示,“种业新政”已在大连市场开始发挥洗牌效应,未来将促生大型种子企业。不过,业内人士表示,单靠种子企业自身很难实现快速成长,大连种业呼唤产业资本介入。

记者了解到,目前,大连种子市场规模在7亿元左右,其中,包括蔬菜种子市场3.5亿元规模和玉米种子市场1.8亿元规模;“中小种企被淘汰后,7亿元乃至正在放大的庞大种业市场对大型种企来说,将更具诱惑力。产业资本一定会寻机而动,不过,连企必须不断完善和提升自身实力,才有可能离资本更近。”业内人士表示,在种业整合的大趋势下,要么是融合产业资本快速长大,进而去争食“小鱼”;要么只能作“小鱼”,最终被吃掉。

每年1月~3月份,是大连种子企业最繁忙的销售季。不过,对于部分连企来说,今年恐怕无缘“再在一口锅里吃饭了”日前已正式实施的新《农作物种子生产经营许可管理办法》为国内种业树起了一道3000万元的入行门槛,自此,大连不少种子企业在重新审查资质时,被挡在了大门之外。

来自大连市种子协会的调查数据显示,2011年末,大连市种子企业资产仅为1.5亿元。对此,市种子协会有关负责人表示,大连耕地少,地租和人工费都比较贵,所以,繁种成本高;这种情况下,大连种企纷纷南下育种,而在海南等地,大连种企又难觅稳定的繁育基地,这也是挤压大连种业发展空间的一个原因。

“种业新政”就是一个机会,它将促进行业快速整合,从而提高行业集中度,促生超大型种子企业。”大连金州新区种子公司总经理李军表示,只有在种企具备一定规模和实力情况下,才有可能吸引到产业资本的青睐。

“种业新政”很可能推动种企大规模地横向整合,而这种整合往往离不开资本运作,那么,大连种企离产业资本有多远?有意介入的资本为何又开出种种苛刻条件呢?昨日,记者就此连线了国内知名农业投资企业同创艾格农业基金公司有关负责人唐忠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