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上述现象背后的根本原因,国内种业界已达成广泛共识:同其它产业一样,长期以来种业研发和生产销售脱节严重,未能形成以企业为主体的“育繁推”一体化育种体系。

跨国种业公司全面进入

有鉴于此,凝聚了各方智慧的《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现代农作物种业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坚持企业主体地位,以“育繁推一体化”种子企业为主体整合农作物种业资源,建立健全现代企业制度,通过政策引导带动企业和社会资金投入,充分发挥企业在商业化育种、成果转化与应用等方面的主导作用。

2011年4月,国务院下发了种业界翘首以待的《关于加快推进现代农作物种业发展的意见》。“8号文件”根据“构建以产业为主导、企业为主体、基地为依托、产学研相结合、”育繁推一体化”的现代农作物种业体系”的指导思想,明确了坚持自主创新、坚持企业主体地位、坚持产学研相结合、坚持扶优扶强的“四个坚持”的基本原则,成为民族种业发展的纲领性文件。

种业市场自2001年开放以来,我国的农作物种子频频告急:约95%的甜菜、50%以上的食葵、相当份额的高端蔬菜,被洋种子取而代之;

国以农为本,农以种为先。专家们指出,不同于其他产业,种业是源头性、基础性、战略性产业,如果种业失守,中国的粮食安全就无从谈起。

前不久采访农业部种子局副局长廖西元时,他的发问让人深思。

“只有牢牢地把握种业发展的控制权,我们才能牢牢掌控农业发展的主动权,才能把13亿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上。”廖西元强调说。

《人民日报》
■正反两方面的经验说明,让企业尽快成为种子选育、繁殖、推广的主体,是民族种业迅速做强做大、与跨国公司同台竞争的“王道”

着力打造“育繁推一体化”现代种业体系

种业主要包括品种选育、种子繁殖、推广销售等三大环节,既有研发的性质,更是以需求为目标、市场为导向的商业化行为;三大环节环环相扣、相互影响,是一条密不可分的完整链条。要想使育种产生最大的效益、具备强大的竞争力,必须让三大环节统筹兼顾、实现无缝对接。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能做到坚持市场导向,使三大环节统筹兼顾、无缝衔接的主体,不是高校院所,而是企业。

与此同时,相关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国家发改委于2012年启动了“生物育种和产业化”专项,投资3.36亿元、扶持41家企业开展生物育种与产业化;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出台了关于扶持“育繁推一体化”企业的减免税政策,建立了总额15亿元的现代种业发展基金;农业部修订了《农作物种子生产经营许可管理办法》,大幅提高了种子企业的准入门槛,有效推进了企业的兼并重组,种子企业数量已由《意见》出台前的8700家减少到2012年底的6296家。

同样值得深思的或许还有——

“凭借高效的育种机制,国外种业公司具备了整合、利用全球资源和市场的能力,在育种、制种、销售、服务等方面都遥遥领先。”韩俊强说,企业强种业才能强,如果国内的种业公司大不起来、强不起来,就难以与国外同行同台竞技。

反观我国的种业现状,弊端不少:承担育种任务的高校院所很难做到市场化导向,辛苦培育的许多新品种由于达不到制种、推广的要求;由于与企业合作不畅,高校院所只好自己制种、推销,事倍而功半;主要负责种子销售的企业由于没有研发能力,形不成核心竞争力,很难做大做强;一旦遭遇综合实力雄厚的跨国公司就难以招架……

他告诉记者,国内的种子企业虽然数量众多,但有研发能力的不过百来家;前50强每年的研发投入总计不足20亿元人民币,孟山都一年的研发投入就超过10亿美元。

正反两方面的经验说明,让企业尽快成为种子选育、繁殖、推广的主体,才是民族种业迅速做强做大、与跨国公司同台竞争的“王道”。只有大力改革创新、创造条件,让企业尽快成为“育繁推”的主体,建设种业强国的梦想才有望早日实现。

2012年12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农业部会同有关部门起草的落实“8号文件”的《全国现代农作物种业发展规划》,绘制了民族种业中长期发展的清晰路线。

企业主体是王道(科技杂谈·建设种业强国系列谈②)

民族种业奋起直追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仔细考察全球知名的跨国种业公司,不难发现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紧紧围绕满足市场需求这一核心目标,实行市场化导向、规模化研发、专业化分工、集约化运行。这一以企业为主体的商业化育种模式,把新品种选育、种子繁殖和推广销售紧密地结为一体,最大限度地减少了浪费、提高了效率,形成了高投入、高产出、高回报的良性循环,企业得以迅速崛起。

民族种业差距甚大

表面上看是规模、实力,深层次原因是模式、机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