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北京中科利农生物技术研究院”邮寄给曾玉凤的一些许可证,所盖公章或名称不对,或根本不存在该部门。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造假证 “名企”傍农科院之名卖种子

自称北京中科利农生物技术研究院,所提供地址并不存在;受害方已报案

莫名收到一封来自北京的信函,介绍种植山里参可迅速致富,陕西农民曾玉凤看到署名为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基因研究院、北京中科利农生物技术研究院,便贷款购买了山里参种子及农药。

但此后,曾玉凤的亲戚“考察”发现,“北京中科利农生物技术研究院”提供的地址并不存在。而据记者调查,该单位提供的“药材种子生产许可证”等证件均系伪造。

汇款6000买种子农药

今年2月,55岁的曾玉凤收到一封来自北京的致富信函。

打开信函,抬头为“农业科学院报”的报纸用四个版面介绍了山里参种植、致富信息,称山里参经济价值高,易种植,几个月便可致富。报纸最后署名为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基因研究院,并写明致富信息联系人“北京中科利农生物技术研究院罗勇教授”,还留有联系电话。

“有这么好的项目,发家致富有盼头了。”这封“不知道怎么寄到家中的”致富信让曾玉凤激动不已。

按照报纸所登电话,她给罗勇打电话,对方称其公司是知名企业,并告诉她花1000元买山里参种子,种植4个月,可获收入4万-5万元。

3月8日,曾玉凤汇去1000块钱。随后,她收到了四包种子及一个档案袋,档案袋里有山里参种植技术说明,药材种子生产许可证、药品质量免检证书等,此外,还有两份合同,称按要求种植出来的山里参,北京中科利农生物技术研究院将进行收购。

几天后,自称“北京中科利农生物技术研究院”工作人员的人打电话给曾玉凤,称必须要买1万元的农药“波尔多液”,方能促使山里参成长,“否则长不好,不予回收。”

“在罗勇教授的一再说服下,我贷款贷了5000元款,给他汇了过去。”曾玉凤说。

汇完钱后,曾玉凤发现,罗勇不再接她的电话了,“我打电话给罗教授,罗教授总是说忙,然后就挂了。”

曾玉凤将此事告诉了亲戚曾晖。“我按报纸上的电话打电话给北京中科利农生物技术研究院,提出想去参观,对方满口答应,并告诉我了地址——大兴区生物医药基地天河路189号。”3月28日中午,曾晖对记者说。

当日下午,记者和曾晖顺天河路一带查找,未发现天河路189号的地址。多位出租车司机称不知有这个地方。大兴区生物医药产业基地工作人员及该地区邮局工作人员均表示,辖区内并没有“北京中科利农生物技术研究院”。

“怎么这么多人咨询这个公司?”生物医药基地地铁站附近一清洁人员称,此前几个月,曾有多个外地人在附近向她打听“北京中科利农生物技术研究院”的地址。

昨日,曾玉凤亲属已向北京警方报案。

连日来,记者多次致电“北京中科利农生物技术研究院”及“罗勇教授”电话,均无人接听。记者随后登录大兴区工商局网站,未查询到“北京中科利农生物技术研究院”的注册信息及备案。

记者根据“北京中科利农生物技术研究院”邮寄给曾玉凤的系列证件一一查询,其中一张“药材种子生产许可证”上,发证机关签章为“北京市顺义区林业局”,发证日期为2012年12月30日。对此,顺义区园林绿化局工作人员介绍,顺义区林业局在2009年便更名为顺义区园林绿化局,此后所使用公章均为顺义区园林绿化局公章,“顺义区园林局未颁发过药材种子生产许可证。”

另一张“中药材种子经营许可证”上,发证机关签章为“北京市农业厅”。对此,北京市农业局工作人员表示,北京市不存在“农业厅”,相关许可证显然是假的。

在曾玉凤收到的“进出口药品标签审核证书”上,发证单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对此,国家质检总局有关部门工作人员称,进出口药品及审核由国家食药局管理,不在国家质检总局管理范围之内。

至于合同及资料上所标示的“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基因研究院”,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所工作人员称,中国农科院没有该研究院。

北京市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郭昭利表示,涉事“单位”冒用农科院等相关单位名称,构成侵犯他人名誉权。其次,销售农药和种子需要经营许可,若其没有,则构成非法经营罪。如果以骗钱为目的兜售假冒伪劣产品,或构成诈骗罪。此外,由于伪造相关政府部门公章,其或构成伪造公文印章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